2005年玉珠峰搜救纪实[组图]

2007年5月2日,这个对我们来说具有特别意义的一天,在不知不觉间悄悄来临。

  四川新闻网-德阳日报讯

  2005年”五一玉珠峰登山大会”,我是以青海登山协会高山协作的身份参加了此次登山大会,在山里这十五天我认识了好多山友和朋友,还有我那些并肩作战的协作兄弟,山里有喜有欢,也有哭泣的时候:5月4日至5月5日的搜救,还使我记忆犹新,这里我以一个搜救队员的身份把我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做过的,毫不隐瞒的写下来。

风停了。每个躺在帐篷里的队员,都盼望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特派记者罗漫)6日,攀登西藏启孜峰的13名德阳尖峰登山队员在西藏登山队教练和西藏奥索卡登山学校学生的带领和协助下,徒步6个多小时,海拔上升1200多米,于7点左右到达海拔5500多米的冰川舌下,建立了攀登启孜峰的大本营。

图片 1

高山上的夜晚,难以入眠,思绪早已越过山顶。LG一直难受,半夜几次,我都悄悄凑近,听听他的呼吸,我怕再出个脑水肿。还好,LG只是叫唤得厉害,他那均匀的鼾声让我安心,身体状况比想象的好。我不停的默默祈祷:玉珠峰,请接受我们几个朝拜者吧,我们只想请求你的接纳,让我们走进你的怀抱。唵嘛呢叭咪吽……

  由7名男队员和6名女队员组成的攀登队是4日下午乘格尔木—拉萨的长途夜车,翻越了4673米昆仑山口和5210米的唐古拉山口,于5日上午8点左右抵达拉萨市西藏登山队驻地的。尖峰登山队的老朋友、藏队队长桑珠安排了有丰富登山经验的队员加拉担任我们的教练,奥索卡登山学校学生格桑多吉担任高山协作。

  5月4日早上我还在大本营的睡袋里酣睡,忽然外面有人在叫我。原来是我们的高山厨师,号称昆仑第一刀的钟师傅在叫我,他说今天从C1冲击顶峰的两个山友因体力等其它原因未能去冲顶,让我上C1去接他们,我想也没有想就起来,一看周老师和老铁不在帐篷,我们住的是同一帐篷,出去一看阳光明媚,空气很好,就问钟师傅,他说:一大早老铁和周老师就上山了,现在不知道到C1了没有,我简单地吃了一点就向C1奔去,在5300看见两个人在山沟里向上走,还看见两个人从C1山脊走下,我连忙迎了上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浙大的队员和深圳的翠老师。他们看到我很奇怪,说我上来干嘛,我说C1还有没有其他队员,他们说没了,全部去冲顶,我说我来接你们的,我再问山沟里哪两个是谁,他俩说不知道,翠老师说她的登山包在C1,让我上去帮她背下来,我答应了,就上C1去了,她俩向大本营走去。

朦朦胧胧听到有人起床,有人小声说话,看看高山表,早晨3点半。说好4点起床,难道有人已经按捺不住?不等教练招呼,大家都自觉爬起来。说爬,一点不夸张:慢慢坐起,穿衣,戴帽,整理冲锋包,系好上升器,穿好雪地靴,带好冰爪,化雪烧水,收拾行囊……别小看这些事,在海拔5600米的地方,不动都气喘,何况还有如此多的体力活,这样折腾,将近2个小时过去。LG吃了两片散利痛,我又把药发给其他几个头痛的人,别小看散利痛,治高山反映头痛,立竿见影,屡试不爽。这是国家地质勘探队去高原艰苦勘探,对付高反的特效药。是秘密武器。

  尖峰队员和教练加拉、高山协作格桑多吉一行15人于6日11点左右到达羊八井附近海拔4300米的尼姑庙。有100多个尼姑的尼姑庙成为登山者第一个落脚点,尼姑们不仅提供膳食住宿,还通过为登山者背包获取报酬。

图片 2

月亮圆圆地,静静地挂在空中,没有风,是个好天气。幽蓝的夜空,衬托着山峰的轮廓。玉珠还在沉睡,我们这些早起的登山者,没有惊扰玉珠的美梦吧?

  出发前,尼姑们举行了“煨桑”仪式,用藏区特有的方式为我们祈福。吃过简单的午餐后,我们1点左右开始向BC进发,7点左右,全体队员抵达5500米的冰川舌下,尼姑们背包也只到这里。

  到C1一看老铁和周老师已到了,原来他们打算从早上6点多从大本营出发当日冲顶并返回。我感觉他们很有实力,听青海登协的李卫东教练说,他们一起在贡嘎山高山向导培训过,很有经验也很有实力,周老师的冰爪不行,我把龙周的冰爪放了上去,老铁问我一起上去,其实我很想上,但是没有大本营的允许,我不能去登顶,他俩全副武装,离开C1向顶峰走去。

六点整,天还没亮,教练龙州大喊一声:出发!向顶峰冲击。

  7日,先遣队员将在教练和协作的带领下,上山修路,为队员冲顶架设保护路绳。队员们也将系上安全带、佩戴上升器、下降器,换上高山雪靴、冰爪及雪套,从这里开始雪地冰坡行走,向藏队教练学习更为专业的冰雪攀登技术。

图片 3

排队,体力好的走在前面,我居然被教练排在正数第二!真是太看好俺了。教练在前带队,健步如飞。可惜,俺的腿不听使唤,气不够喘。走了没多远,俺就大叫:不行,慢点,我跟不上,你们节奏太快!教练停下,问后面的人:你们谁可以跟上,到前面来?有三个人走到我前面。真没面子,不过,俺是队里唯一女性,没啥不好意思。现在,队伍又按照昨天到达C1的顺序,列队行走在冲顶路上。都是雪坡,要格外小心。我们按照20步一歇的节奏,稳步走着。教练龙州对我们的表现比较满意,说,照这个速度,如果顺利,我们2个半小时就可以登顶。大家心里为之一振,果真会这么顺利吗?

  最新消息

  这时从5700下来一个队员,是新疆北山羊队的,他说他的脚不行,无法登顶,他在C1坐了一会,就下到大本营去了,C1就剩我一个人,我本打算背起翠老师的包下山,这时雪渐渐大起来,云也多起来,以我多年的户外经验我知道天要变坏了,我想如果下去了,起暴风雪乍办,冲击顶峰的队员下来,有的体力不支,很难下来,那时还得上到C1来,不如等扎西和尼赤,等登顶的队员下来一起下到大本营去。我就钻到帐篷里面了,果然不到一会儿,雪越来越大,云越来越多,能见度越来越低,4月28日那天我登顶时也是这种天气,但是刮的是下山风,是天气变好的征兆,而今天是上山风,是天气变坏的征兆,我连忙爬出帐篷向山上望去,有几个黑影正在向下走,山顶慢慢地消失在云雾中,风太大了,我再一次钻进帐篷,过了一会儿,外面有人说话,我拉开帐篷,探出头,原来是冲击顶峰的队员有两个下来了,我钻出帐篷问他们山上还有几个人,他说老铁和周老师还在向上攀登,有两个协作和两个队员正在下撤,我就对他们说休息一下。马上下到大本营,他们太累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在帐篷里呆了一会儿,两队员一起下山了,这时另一队员也下来了,走几米停好长时间。我穿上冰爪迎了上去,看上去很近,但走了很久,我问他行不行,他说太累了,不知今天能不能返回大本营,我对他说今天天气太糟了,先到C1休息一下,今天必须下到大本营,他点了点头,我扶着他一摇一摆来到C1,他在帐篷里休息了一个小时多,背起包向大本营走去,这时雪夹着风,天空也阴暗下来,整个玉珠峰消失在茫茫暴风雪中,C1能见度不足10米,扎西和尼赤还没有下来,我以为是陪着老铁和周老师上顶峰了,就再一次钻进帐篷。

本文由365bet中文官网发布于旅游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2005年玉珠峰搜救纪实[组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